撒伊

Sae e Mare e Universo

2017年apo圆满结束了。

真的真的很开心、很踏实、也很累,不过在交流群里面看到大家都玩得蛮开心,觉得都很值。

本来这个总结7号就该发出来的,因为apo结束后,身体瞬间垮干,到现在才开始在写。

其实一开始15年apo结束后就意犹未尽,准备着就开始筹划今年的展子了。刚刚决定再办一次的时候,确实很开心,想着有了一届的经验,想把这次办的更好。结果16年到17年上半年生活中发生了很多事情,很累,也觉得自己可能再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办不起apo了,有过两次放弃的念头。后来每次看到群里面大家的对话,其实也就是一些日常闲谈,偶尔会有一两句提到:啊啊还有xx天就是apo了。那些看起来无足轻重的话语,还是...

祝自己生日快乐

虽然晚了一天哈哈

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情、有让我欣喜,无时无刻不在回忆的、有让我难过,再成长的事情....也遇到很多帮助我的人,他们身上有很多我需要学习的优点,很庆幸自己在这样的人生中度过又一年,很庆幸自己身边有这样的朋友陪伴。

今年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考上了心仪的大学,哈哈拿到通知书的时候感觉很不真实,不过自己真的把三年前入校时的愿望实现了,感觉真的很好!

终于是个大人了,以后出入网吧可以用会员价!!

今后也是要坚持自己的风格,无论做事、作画、拍摄。

希望自己能坚强的度过每一个让人心碎的时期。

2017.7.30

photo:翡翠

雨森ジジ《ばらの花》

「Ophelia」

「......在那兒,奧菲利亞編制了一些綺麗的花圈,當她企圖掛此花圈於那枝梢時,那根搖搖欲墜的枝幹折斷了,使她與花一併落入那正在低泣的小溪中。

有段時間,她的衣裳使她像人魚般漂浮起來。

她口裡哼唱著祈禱之歌,好像完全不顧逼近的死亡,也好像她本來就生長在水中一般......」

「因為我自己看不到,我沒辦法才......成為了屬於你的花.....」

未完待續

亚瑟:撒伊

阿尔:X桑

photo:葵菽 

staff:灿然

珍愛生命!!!!!!!!!!!!!遠離水下!!!!!!!!!!!!!!!😂😂😂😂
非常可怕的一次水下...

Happy Birthday to my Francis

第六年给你庆祝啦♥

赶着制作了本家最近的新礼服拍摄,你变得越来越帅了哈哈

感觉上一次给你庆祝仿佛是不久前的事情,这一年过得太快了

感谢这么久以来对你的喜欢有时候能成为我生活的动力

今后也会一直爱你


photo:翡翠


现在想起来 很多次想要有人陪着自己去做什么事情的时候 最后都是一个人去的  打耳洞也好 手术也好 搬家也好 明明一开始有约好或者有期望 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完成
归途中细细想来 人到最后都是孤身一人 这是人在人生百态中必须要面对的 且是经历时间最长的吧
像是打完耳洞火辣辣的胀痛 脓水流出来 你可能需要谁的关心的时候, 在手术室前想要有人握住你的手 希望你平安归来的时候, 收拾着如山的杂物 搬不起沉重的箱子 拉不动巨大的行李想要有谁来帮你一把的时候, 或者你在傍晚十分拖着疲累的身体 缓慢的走向家的方向 想要开门有谁来迎接你 却只能面对无声的黑暗的时候, 又或者在学业 工作 生活上正受到巨大...

5 2 /  

JOKER GAME

代号D机关

神永/伊沢和男:撒伊

PHOTO:黑叔、梦玥

STAFF :渣总

分了两次拍摄,分别把神永和作为摄影师的伊沢和男拍摄了。

我觉得要表现神永的话,单单拍摄神永可能是还不够的,伊沢和男也是神永的一部分,神永就是伊沢和男。

一开始就是想要拍摄这两个人的生活最后融在一起的感觉 说是两个人其实也是一个人。有时候会想他会不会在自己不同的身份里丢失了自我呢?神永或者伊沢和男,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?对于神永来说他的生活里可能还有无数个伊沢吧。

最后的感觉像是两人的走马灯重叠在一起了,倒2p想要排版出被注射后昏花的视线,不过感觉做得还不够好TUT

教堂选景的话,...

仅仅是想记录一下这一刻

入围了国内最心仪的美院

除广东省以外 全国排名33

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莫大的肯定与鼓励了

今后也一定要再接再厉

「雪鶯」

现在是早晨太阳熹微最适宜于赶路的时间,透过青色的薄霭可以依稀辨别出不远处日本海狭长的海岸线。冬季的怒涛不绝于耳,高空灰蒙蒙的云端稀疏地抖落下星星点点的残雪。

鹤丸国永不着急睁开眼睛,他将披风裹了裹紧,又将头往兜帽里缩了缩。他伸手够了够旁边座位上的箱子,确认了它还是原封不动地搁在那里。这里虽然是无人的休息亭,可有些事情依旧马虎不得。

然后他才慢慢醒来。

面前那山还是那山,山上的葱郁和白雪,以及来时那条道,甚至阳光透过亭檐照射进来的角度仿佛都没有变过。目之所及一切正常。

只是他对面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少年呢?

 

也许是一个和自己一样路过此地的赶路人,鹤丸国永暗想。

那个少年...

「雪鶯」

现在是早晨太阳熹微最适宜于赶路的时间,透过青色的薄霭可以依稀辨别出不远处日本海狭长的海岸线。冬季的怒涛不绝于耳,高空灰蒙蒙的云端稀疏地抖落下星星点点的残雪。

鹤丸国永不着急睁开眼睛,他将披风裹了裹紧,又将头往兜帽里缩了缩。他伸手够了够旁边座位上的箱子,确认了它还是原封不动地搁在那里。这里虽然是无人的休息亭,可有些事情依旧马虎不得。

然后他才慢慢醒来。

面前那山还是那山,山上的葱郁和白雪,以及来时那条道,甚至阳光透过亭檐照射进来的角度仿佛都没有变过。目之所及一切正常。

只是他对面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少年呢?

 

也许是一个和自己一样路过此地的赶路人,鹤丸国永暗想。...

Afraid dangerous psychological dangerous in itself but also terrifying than ten thousand times.  

1 2 3 4 5 6 7

© 撒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