撒伊

再会

「雪鶯」

现在是早晨太阳熹微最适宜于赶路的时间,透过青色的薄霭可以依稀辨别出不远处日本海狭长的海岸线。冬季的怒涛不绝于耳,高空灰蒙蒙的云端稀疏地抖落下星星点点的残雪。

鹤丸国永不着急睁开眼睛,他将披风裹了裹紧,又将头往兜帽里缩了缩。他伸手够了够旁边座位上的箱子,确认了它还是原封不动地搁在那里。这里虽然是无人的休息亭,可有些事情依旧马虎不得。

然后他才慢慢醒来。

面前那山还是那山,山上的葱郁和白雪,以及来时那条道,甚至阳光透过亭檐照射进来的角度仿佛都没有变过。目之所及一切正常。

只是他对面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少年呢?

 

也许是一个和自己一样路过此地的赶路人,鹤丸国永暗想。

那个少年...

「雪鶯」

现在是早晨太阳熹微最适宜于赶路的时间,透过青色的薄霭可以依稀辨别出不远处日本海狭长的海岸线。冬季的怒涛不绝于耳,高空灰蒙蒙的云端稀疏地抖落下星星点点的残雪。

鹤丸国永不着急睁开眼睛,他将披风裹了裹紧,又将头往兜帽里缩了缩。他伸手够了够旁边座位上的箱子,确认了它还是原封不动地搁在那里。这里虽然是无人的休息亭,可有些事情依旧马虎不得。

然后他才慢慢醒来。

面前那山还是那山,山上的葱郁和白雪,以及来时那条道,甚至阳光透过亭檐照射进来的角度仿佛都没有变过。目之所及一切正常。

只是他对面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少年呢?

 

也许是一个和自己一样路过此地的赶路人,鹤丸国永暗想。...

春 の 夜 の 暗 は あ や な し

梅 の 花 色 こ そ 见 え ね

香 り や は 隐 る る


「鬼」

「雪鶯」


“你覺得鳥獸懂的人情嗎?”

“鳥獸怎能懂得,否則墮落到豬狗牛馬之畜生之道,不通人語,不懂人情,如何又能轉生成人呢?”

“哦,是嗎?”

“只不過——佛祖慈悲,若是知道鳥獸死前尚存有未盡的夙願,將其化為人形未嘗沒有可能......”


鹤丸国永:狼

莺丸:撒伊

photo by:BK 大叔


今年二月到峨眉山拍的,差点几个人一起冻死在山上喂猴子TUT

是一篇剧情的鸟太刀 希望能修完发上来.....


咲いた君は ただ 美しく     今際 素顔 見せて

そよぎ 揺られ 種を遺せば      涙 永遠に涸れて 花は散る


堀川国广:撒伊

和泉守兼定:澄

photo by:BK

staff:大叔


「花の煉獄」

关于一期想要忘记对「火」的恐惧。但是对于它的恐惧已经深入内心。

身为「刀」尚且无法忘记,那么做为「人」的话是否又能将其摆脱呢。

想要借长眠忘却一切,却仿佛有一副厚重的枷锁束缚了自己。

一期意识到「忘却」这件事是罪过、逃避是不被允许的。却也无法释怀。

「背の高い花に囲まれるとあの場所にいたころを思い出して まるで牢獄のようだと。」

「いつからここに  いたのだろう 、いつから眠つて  いたのだろう、そんなことすら、忘れてしまうほど、時が流れてしまつた。」

「那些高过人的花包围起来这个地方,就像  ...

夏ノ色

-蛍-


1 2

© 撒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