撒伊

再会

JOKER GAME

代号D机关

神永/伊沢和男:撒伊

PHOTO:黑叔、梦玥

STAFF :渣总

分了两次拍摄,分别把神永和作为摄影师的伊沢和男拍摄了。

我觉得要表现神永的话,单单拍摄神永可能是还不够的,伊沢和男也是神永的一部分,神永就是伊沢和男。

一开始就是想要拍摄这两个人的生活最后融在一起的感觉 说是两个人其实也是一个人。有时候会想他会不会在自己不同的身份里丢失了自我呢?神永或者伊沢和男,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?对于神永来说他的生活里可能还有无数个伊沢吧。

最后的感觉像是两人的走马灯重叠在一起了,倒2p想要排版出被注射后昏花的视线,不过感觉做得还不够好TUT

教堂选景的话,...

「雪鶯」

现在是早晨太阳熹微最适宜于赶路的时间,透过青色的薄霭可以依稀辨别出不远处日本海狭长的海岸线。冬季的怒涛不绝于耳,高空灰蒙蒙的云端稀疏地抖落下星星点点的残雪。

鹤丸国永不着急睁开眼睛,他将披风裹了裹紧,又将头往兜帽里缩了缩。他伸手够了够旁边座位上的箱子,确认了它还是原封不动地搁在那里。这里虽然是无人的休息亭,可有些事情依旧马虎不得。

然后他才慢慢醒来。

面前那山还是那山,山上的葱郁和白雪,以及来时那条道,甚至阳光透过亭檐照射进来的角度仿佛都没有变过。目之所及一切正常。

只是他对面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少年呢?

 

也许是一个和自己一样路过此地的赶路人,鹤丸国永暗想。...

Afraid dangerous psychological dangerous in itself but also terrifying than ten thousand times.  

春 の 夜 の 暗 は あ や な し

梅 の 花 色 こ そ 见 え ね

香 り や は 隐 る る


2016年总结

超级忙碌的一年。沉迷胶片的一年。

感谢在身边的朋友和帮助我的人,这一年学习成长了不少,来年也会继续奋进的吧。学业和生活希望都能顺顺利利的,还有就是身体一定要健康起来。 

谢谢家人朋友对我的包容,今后也请大家继续关照啦!

今年的片子 写真 和乱拍的一些东西 


「鬼」

辉辉

傷輝

花澤輝氣  一個人也完全沒有問題


微博看到太太画的设定的辉辉 要到了授权

简单试了妆 头发还不够蓬松 之后正片再试试w


「雪鶯」


“你覺得鳥獸懂的人情嗎?”

“鳥獸怎能懂得,否則墮落到豬狗牛馬之畜生之道,不通人語,不懂人情,如何又能轉生成人呢?”

“哦,是嗎?”

“只不過——佛祖慈悲,若是知道鳥獸死前尚存有未盡的夙願,將其化為人形未嘗沒有可能......”


鹤丸国永:狼

莺丸:撒伊

photo by:BK 大叔


今年二月到峨眉山拍的,差点几个人一起冻死在山上喂猴子TUT

是一篇剧情的鸟太刀 希望能修完发上来.....


坂道のアポロン

在我最讨厌的坂道上,轻快的奔跑着。

在这坂道的前方,你到底看见了什么...会是我从未见过的景色吗...?

川渕千太郎:撒伊 

Photo by:黑叔

Staff:井泽 幻晨

1 2 3 4 5 6

© 撒伊 | Powered by LOFTER